北京赛车pk10 > 北京赛车提前知道开奖 >

点击:

19岁少年当_江湖大佬” 沉迷于网络找真我

涉世未深的孩子,为何会走上犯罪之路?

这群人的内心和现实世界是怎样的?

9月3日,南海西樵派出所打掉了一个持刀抢劫团伙,抓获5名嫌疑人,其中未成年人3名。在谈及主谋时,几人共同指向了一个人——豪哥。他们称,抢劫全部受豪哥的指使和威胁,稍有不从便会遭到毒打。这个团伙中的嫌疑人有一个共同点,全部是所谓的“打工二代”,父母平时疏于管教。几个涉世未深的孩子,为何会走上犯罪之路?他们的人生出现过怎样的急转?这究竟是个什么样的江湖?

曾经打工仔,嫌太苦想发财

“豪哥”今年19岁,不足1米7,黑瘦黑瘦的,却是一帮十四五岁孩子的“带头大哥”。之所以叫“豪哥”,一是他自己觉得这名字气派,二是小伙伴们觉得他混得好,以此尊称。“豪哥”也就这么叫开了。豪哥说起话来声音很小,他说,自己性格内向。唯一能让人感觉到痞气的,是豪哥右手手臂一个龙头文身,豪哥说,这样会显得自己很霸气,也能壮胆。

2009年,豪哥读初二,在他的记忆中,打架和上网充斥了他那段岁月。没过多久,因为没心思再学,豪哥退学了,并第一次离开老家四川广安,外出打工。对于豪哥这样的举动,他的父母并没有太多反对,因为家里孩子多,都上学会压力太大。

豪哥首先来到了贵州,投靠到亲戚家。第一份工作豪哥并没有坚持几个月,因为他觉得“贵州冬天太冷了,不适应”。随后,他只身一人来到了佛山。

豪哥在佛山一大型电子仪器厂开始了他的新生活。那时候,他每个月可以挣到两三千元,不喝酒偶尔上上网,厂里包吃住,豪哥每个月可以存近两千元。每个月10号发工资的时候,豪哥都会兴冲冲地跑进银行,查询一下银行卡余额,然后将工资中的大部分转给父母。之后高高兴兴地掏出手机,给父亲发一条短信:“这个月的工资转到卡上了,请查收。”

但好景不长,每天上班十多个小时,还要经常加班,豪哥觉得太累,他辞职了。之后,他接连换了好几份工作,但都没坚持多久。

今年6月以后,豪哥没有再找工作,网吧-出租屋两点一线,豪哥觉得,这样自由自在的生活才是他想要的。没了经济来源,渐渐地,之前打工积攒下来的钱“见底了”,搞钱,成了那段时间豪哥每天寻思的一件事。

说到父母,豪哥忍不住落泪

手下众小弟,盗抢被抓现行

8月的一天,经老乡介绍,豪哥认识了几位“朋友”,这几位朋友毫不掩饰自己的工作——盗窃。来钱之快的诱惑是豪哥无法抵抗的,几人一拍即合。

第一次作案,豪哥选择了一家超市。在一个夜晚,他轻松潜入,偷走了几百块钱。豪哥说,他偷东西从不事先踩点,都是临时起意,走到哪偷到哪。不过,豪哥慢慢感觉到,自己这样去偷“有失身份”,而且风险很高,于是他想到了招一帮小弟来帮他。

根据南海警方的介绍,今年8月以来,南海西樵警方发现丹灶、大沥等镇发生多起未成年人入室盗窃案件。9月3日凌晨,丹灶发生一起持刀抢劫案后,警方跟踪布控发现,一伙涉案未成年嫌疑人入住了禅城区南庄悦丰宾馆。

随后,陆斌(化名)、邹鹏(化名)、苏波(化名)等5名犯罪嫌疑人被警方抓获。警方初步调查发现,5人年龄在14-18岁之间,其中未成年人3人,他们脸上、背上、脚上多处有被烫伤、打伤的痕迹。在审讯过程中,警方发现陆斌不停摇晃头部,且神情异常。送医诊治,证实他吸过毒品。且由于身体还处于发育阶段产生了比成年人更强烈的反应。

警方随后发现,有吸毒史的不仅仅是陆斌,其他几人均有类似的情况。警方加大了审讯的力度,此时几人才供出指使、威胁他们实施盗抢的就是豪哥。

9月4日,警方在大沥一家小旅馆突击抓捕豪哥。在民警冲进房间后,豪哥一度拒捕,并从床下抽出一把大刀指向民警。在民警拔出手枪后,豪哥这才束手就擒。

小弟亦跟风,成看守所常客

邹鹏是豪哥的小弟之一,也是年纪最小的,刚满14岁。9月14日,南海看守所内,当小个子的邹鹏被民警带出来的时候,他手上还夹着一根点燃的香烟。在他脸上,看不到一丝的惊恐。民警说,邹鹏之前因为盗窃,已经六进宫了,但因为未满14周岁,每次只能对他教育一番,然后放人。邹鹏感觉到,公安拿他没办法,所以胆子也越来越大。

邹鹏小学四年级没读完就辍学了,12岁那年,从贵州老家来到西樵,投靠母亲。之后进入一家工厂上班,每个月工资500元。他喜欢上网,这点工资根本不够他花的。为了能赚到钱,他和几个与他年龄相仿的小伙伴一合计,决定出去偷。

自己究竟偷了多少次?邹鹏说已经数不清了。因为年纪小,手法又不高明,邹鹏一次次被警方抓获。“前两次都是妈妈把我领回去的,那时候她很伤心,还打了我。到后来她也不来领我了,可能是放弃我了吧。”邹鹏用四个字评价了自己:“恬不知耻。”

今年8月,邹鹏经人介绍认识了豪哥。他说,自己喜欢看香港警匪片,觉得里面的黑帮老大很酷很威风,之所以选择跟豪哥,“是因为听别人说豪哥混得很好。”邹鹏打算跟着豪哥好吃好喝两年,到16岁就洗手不干了,自己开店养活自己。

但现实并非邹鹏想象的那么美好。每次豪哥都会指使他们去偷东西,但偷回来的全部要交给豪哥,不然的话就会被打。“我们经常没钱吃饭,最多的一次有两天没吃一口饭。”邹鹏说,有次他偷了四千多块钱,自己私藏了一千块,但被豪哥发现,将他一顿毒打。

说到女朋友,邹鹏脸上瞬间堆满了笑容。“她16岁,比我大两岁,我们是通过朋友介绍认识的。”为了能在女朋友心中保持良好的形象,邹鹏一直没告诉她自己真正的“职业”,而是谎称在一家工厂上班。

9月3日晚,邹鹏上完网,给刚下班的女朋友打了个电话,准备去接她。他想接到女朋友就去找豪哥,和他摊牌,退出这个圈子。但在他挂完电话没几分钟,警方在网吧外将其抓获。

14岁的邹鹏此前已经多次进看守所了

逼手下吸毒,沉迷网络找真我

自从有了小弟,豪哥便可以安坐家中舒舒服服等人送钱上门。毒品成为豪哥最大的开销。

豪哥的QQ名叫“信命不认命”,对于这个网名的意思,他并不愿解释。平日里没事的时候,他最喜欢上网聊天了。在他的QQ签名里,写着“等于又是黑社会”。豪哥认为,他们并不算是黑社会,但自己确实是大哥。他说,只有在网络的世界里,他才会觉得自己不那么空虚,才能找到真的自己。

而对于邹鹏来说,上网也是他的最爱,白天上网,晚上偷东西,这就是一天。QQ飞车,穿越火线(一种射击类游戏),邹鹏都是高手。偷窃挣来的那些钱,大部分都被他拿去充Q币了。

为了可以不睡觉上网,邹鹏接触了冰毒。他说,只要觉得累了就会吸上几口,吸完后会很high,上网更带劲,且不会感到疲惫。对于冰毒的来源,邹鹏说都是豪哥给他们的,“我觉得自己不会上瘾,豪哥也每天都吸。”在接受警方审讯时,豪哥承认,为了控制这帮小弟,他曾多次架刀强迫他们吸食冰毒。

豪哥说,自己并不是心狠手辣的人,但为了体现当大哥的“范儿”,他会经常对小弟“行家法”。点几根蜡烛把衣架烧红,要求小弟脱光衣服,抽打他们的背部或面部。在邹鹏的背上,至今还留有几条伤痕。  文/图 羊城晚报记者 郑诚 通讯员 吴学军 张翠娟

豪哥说,文身可以让他觉得霸气,并壮胆


十佳游戏平台 百款好游戏点击即玩 礼包派送保送满级


本文地址:/beijingsaichetiqianzhidaokaijiang/575.html
本文关键字: 19岁  少年  江湖  大佬  迷于  网络  真我  涉世  深的  孩子  

阅读本文的人还感兴趣:

作者:修订1.1  2018-07-07 00:08

喜欢此文章,请推荐你的朋友来此网站。